好吧,從何說起呢?

 

坐在咖啡廳裡要和朋友聊聊這一年多來發生的事,似乎不難。不難的原因是因為有問有答,你問我什麼,我答什麼,答到後來,我自個兒就會說個沒完,彷彿像麵糰裡的麵引子一般,帶著大夥發酵。但坐在電腦前要噴出幾個字,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我也不知道你愛聽什麼,所以根本不知道要講哪一塊,而且我寫文章的習慣,通常都沒有設定主題,這感覺像是日本人常常搞的骨牌挑戰賽一樣,螢幕前看到的鏡頭都是追著那骨牌跑,觀眾根本猜不透下一秒會衝去哪,直到那小小骨牌撞進整片圖畫裡,整個畫面才驟然拉遠,頓時間拔山倒海,遍地花開!他們要搞的大驚喜才猛不防地呈現在大家眼前。所以我現在打的每個字,也像那往前跑的小小骨牌,天曉得接下來我會噴到哪!所以還請大家見諒,千頭萬緒,我只能胡說八道!

好了,先說說我們去年為什麼決定要重新裝潢好了。要解釋為什麼重新裝潢,得先提提裝潢前後的差別。

在2010年10月份開幕時的拼圖當時叫做『拼圖披薩』,各位知道為什麼我們要叫做『拼圖披薩』嗎?偷偷告訴各位,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想賣『披薩』。嘿,對,就是圓圓的披薩。當年我離開傻子廚房的時候一度回去教書,至於中間過程的窮困潦倒等我心情好點再說。總之當時的我一邊家教,一邊骨子裡還是想開店,所以約了阿飛出來聊聊。第一次再見到阿飛時我們簡直像相親一般地自我介紹了一番,為什麼說『再』見到阿飛,是因為我開傻子廚房時才認識阿飛,整個經營傻子廚房的兩年過程中,這位目前稱我為哥兒們的阿飛只來拜訪我們三次。所以說起來完全不熟!不熟到幫我們回收紙箱的阿嬤都比他來得熟點。所以我離開傻子跟他約在【就醬子烤吧】(這家店沒想到在三年後會再次跟我們遇上)時,我連他的全名都不太清楚,因此我們重新自我介紹,告訴彼此幾年出生、屬什麼生肖、家住哪裡,以及我喜歡的是女生。

後來聊到找他合作想賣的商品時,我提到了『披薩』。為什麼會是披薩而不是賣身賣毒還是賣塔位,是因為其他東西我們不知道上哪進貨。當時我和朋友合作開漢堡店時是2008年,當年台北的漢堡店已經開到可以用『災難』兩字來形容了,而台中基本上還是塊處女地。我和阿飛再見面時是2010年,當年的台北再次被拿坡里式披薩襲擊,那時的台北人不是在吃拿坡里式披薩,就是在吃別的東西,已經恐怖到這種地步了!我這麼分析給阿飛聽時,阿飛覺得機不可失呀!咱們簡直飯都別吃了酒也別喝了立馬就該開披薩店!於是『拼圖披薩』就誕生了。

說正經的,各位朋友如果真的瘋了要投入餐飲業,基本上在台灣還是可以遵循這樣的『階梯效應』,也就是說是世界上在流行什麼食物,一般會先在歐美風行個一段時間,約莫一年後會流行到日本,之後大約再過一到兩年會流行到台北,然後再過一年後就會在台中流行。所以簡單講起來,你真要是不知道要賣些什麼,就去台北晃晃吧,這樣的趨勢至少八九不離十。當然,這樣粗糙的判斷有兩種失誤的可能,一個是有些東西根本在台灣流行不起來!或許在台北這樣的人口結構下可以撐個幾年,但搬到台中來直接槍斃。另一個失誤的因素是網路的發展,造成可能還在歐美剛冒出頭的商品,直接跳過日本台北就有人在台中開店了,所以或許在你想到要賣什麼商品時,別人早就超越你建立一道高牆了。這樣你得評估是否要投入更大的資本來幹掉他,或是反過來賣塔位或許也不錯。

離題了,我要打的這篇的重點是解釋新舊裝潢的差別。2010年我們開幕後,出現了幾組力邀我和阿飛合作的貴人,當時要找我們合作的案子,從800萬投資金額到2400萬的都有,殊不知原先只想開個小餐車圖口飯吃的我們,只投資了120萬就把拼圖披薩開起來了。各位想想,只玩過水槍的人要怎麼去設計一挺大砲?所以要我們兩個還蹲在地上鑽木取火,偶爾在山洞裡亂塗鴉的毛人,站起來換件衣服就要上太空修哈伯望遠鏡了,簡直開玩笑!所以我跟阿飛當時真是脖子一伸、兩腿一夾就拼了。當然,到最後是一個案子也沒談成,原因是什麼我幾乎也忘了,但糟糕的是,後遺症已經造成了。

看過太空總署的山頂洞人,要他再回到當年大小便的山洞裡繼續蹲著,我想沒多少人能接受吧!當時最大的那個案子,我們提議的新店名現在說出來也不怕你笑,就叫『市場Mercato』。其實這名稱真的不錯,至少我和阿飛覺得特好,當時的股東們印象中也有起立鼓掌,因為再怎麼說,我為了這名字,至少還發展出一套發想的近、中、遠三層含意,在這邊就不提了。目前為止,應該還沒有這個名稱的義式餐廳開幕,所以如果有需要的人就拿去用吧!也算是幫我們圓個夢。總之一個要開『市場』這樣格局的思維,舉凡菜單、裝潢、宣傳方式等等都想好的心情,一瞬間化為泡沫,拖著曾經夾緊緊的大腿再回到自己開的『小』店時,那簡直想把它爆破了。

所以,在那樣的一種心情下,種下了把『拼圖披薩』砍掉重練;把『拼圖披薩』擴大營業;把『拼圖披薩』改成大家都搞不懂還常常念錯的『拼圖食庫』的種子,同時,也鑄下了往後一年翻雲覆雨、不可復返的病根。

你說拼圖披薩改成拼圖食庫改了什麼?這問題不好,應該是問什麼地方沒改比較好。因為除了我和阿飛還在之外,其他所有東西幾乎都改了。我們座位增加了;餐點方向變了;裝潢風格異動;人員也換了一批,連制服、餐盤、股東結構到我髮型、身材、感情狀態全都換了。在這裡可以跟大家略提的是,當時我們規畫的『市場』這樣的主題,遠遠無法在我們現在這個小店實現,所以重新想了一個新的主題,來作為一切重來的依據。沒錯,就是各位知道的『家』的概念。當然,這種概念在世界各地各行各業比比皆是,在賣屋業汽車銷售業更是被玩爛了,但2011年底時我們就想到這麼多,我們就是把二樓用餐區鋪張地毯,弄得像個客廳,還擺了張大桌當作家裡餐桌,也把餐點設計的像是家庭料理,導入分食的概念等等,總之就是做個實驗一般,看看我們兩個小毛人還沒變出什麼名堂。

你看到這邊,知道的只是我和阿飛的轉變,但我沒有說的,是轉變後的成敗。我下一篇文章,會血淋淋的告訴你2011年到2013年的今天發生了多少我們做夢都想不到的事,告訴你砍掉重練的代價,告訴你我和阿飛的失與得,或許你正準備用『市場』兩字要殺入餐飲業或殯葬業我不知道,但先等個兩天,看看我們兩個走過的崎嶇路,你再做決定也不遲。

 

 

創作者介紹

Puzzle Osteria 拼圖食庫

拼圖食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annes
  • 寫太慢啦
  • 是是是...

    拼圖食庫 於 2013/07/09 18:55 回覆

  • 明天
  • 曾經都是成長,等你的好消息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