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jpg  

每隔一段時間,就是要給自己一個理由去天龍國走走,原因很簡單,就像上頭圖片裡說的一樣,就是好丘。



有時候想想真的很奇怪,台灣就這麼小,從最北端的三貂角飆車到墾丁的鵝鑾鼻有人四小時就辦到了(中途還轉搭高鐵搞不好會更厲害),但從25歲那年起,就有人對我灌輸『台北就是台灣的中心』這樣的觀念,這點讓我很長一段時間都以為玉山就在台北,或是去台北要辦簽證之類的。當年青澀靦腆的我退伍後在一家咖啡店裡端盤子,偶而老闆娘會說:『阿偉呀!那杯特級藍山就讓你沖吧!』我就會用回答『是的!』然後用稚嫩的雙手開始做單品咖啡,雖然稱不上有甚麼成就,但我總覺得我上輩子應該也是個沖咖啡的吧!所以在那裡做了八個月後,我想換個地方繼續學習,就向我的一位好友問問他有甚麼建議?

『學咖啡嗎?你真的喜歡做咖啡呀?』

『嗯。』其實當年我根本也只會沖咖啡。

『這樣呀......那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應該會去台北。』

『為什麼?』

『唉......阿偉呀,我跟你說,如果你身在中古世紀的義大利,那你會希望你在哪裡?』

『羅......羅馬吧?羅馬在義大利對吧?』

『嗯......應該是吧。OK,但那不是重點,你聽好了,重點是如果你身在台灣,你就應該身在台北,是吧?為什麼,因為:台●北●就●是●台●灣●的●中●心!』

我沒有唬爛大家,我當年就真的就因為這段話,收拾好行李,帶著新辦的護照,就往天龍國出發了。


22.jpg


這次打著考察的名義行吃喝玩樂之實的台北行,第一站我選在最近特火的『賽德克●巴萊』片場。為什麼我會選這個地點當做我們台北行的第一站呢?原因是這樣:一開始我還以為魏德聖先生將片廠就設在事件發生地的埔里霧社,結果上網看到別人分享的遊記,阿娘喂呀才發現居然是在林口的阿榮片廠隔壁,所以就以『既然要來台北就乾脆順道過來看看不然這麼早要去哪』的心情過來這裡了,簡單講就是完全沒有特地要過來的意思。


21.jpg  


但我這種想法在到達片廠的第一分鐘就改觀了。我老實說,當時我在戲院裡被「彈橡皮筋跳舞」或是「人頭像樂透開獎機裡的彩球一樣亂飛」的橋段搞得有點想睡,所以沒有很認真的去注意畫面細節。當然啦,看過的電影會去注意每一幕杯子擺哪裡或主角怎麼走位的,說起來大概也只有【第三類接觸】吧!所以既然看過的電影大部分就只記得一些感動,那更別說想去片廠看看了。但這次到了林口霧社街後,完全一改我對電影業這種膚淺輕浮的態度,親眼見到電影出現的場景(或根本沒出現)就活生生地在面前,簡直感動到想下跪!


23.jpg  

這是《霧社分局》裡《彈藥管理室》安官桌上的簽到簿。這讓我想起當兵時半夜士官摸黑查哨在簽的那本,感覺上就是有『喂!毛坑小五郎!林北今天晚上的哨你就幫忙簽一簽啊!』的味道。

我放上來的照片不多,而且多半是用黑白的手法表現,因為畢竟這可是帶有歷史事件和肅殺之氣的地方,所以把它拍的像年貨大街好像不是挺好,請大家多多包涵。我到的這天天氣好到誇張,簡直是明天就要世界末日今天再給你們最後一次好天氣的那種好天氣各位懂嗎?所以照片怎麼拍怎麼好看(當然黑白照講這些也是廢話),我在裡頭原本只打算逛個一小時差不多,結果一待就是近三個小時,足足燒掉我一顆滿滿的電池電量!會這麼愛這裡,其中一部分的原因,是我拍到最後我真的覺得我上輩子應該也是個賽德克巴萊!對,我知道我前面說過我上輩子應該是個咖啡手,所以我更加確定我是個『會沖單品咖啡的賽德克巴萊』,因為這樣的街道這樣的小聚落實在太可愛了,只要再有家7-11和無線基地台,我真的可以住在這裡;另一個原因則是這個片廠大的有點夭壽,當我們終於爬呀爬的到了霧社街的未端時,頓時看到一個『公學校』與『校長宿舍』的指標,換句話說就是我們走不到一半!這比絕命終結站的劇情還要會拖的感覺!所以有要來這邊的朋友,奉勸你先把園區逛完一圈再決定些地方要拍照,不然會像入口處的那些美眉一樣,光一個莫那魯道的剪影都在那耶耶耶地拍個半天。


17.jpg  

16.jpg  

19.jpg  

15.jpg  

14.jpg  

24.jpg  

18.jpg  


根據官方說法,目前林口霧社街只開放到100年12月4日,將來何去何從現階段沒有答案,所以喜歡這部電影或是純粹想吃原住民烤香腸的朋友要盡早了!(更多照片在這)


13.jpg  


我們的第二站來到了101腳邊的『四四南村』。這個地方的全名其實是『信義公民會館暨眷村文化公園』,因為原先大部分的四四南村建築都已經拆除了,現在保留的四個規劃區已經改建成餐廳或展館,能看得到的眷村房舍也無法進入,有點可惜。因為我除了具備『會沖單品咖啡的賽德克巴萊』這樣的身分外,同時也千真萬確是個眷村長大的孩子!國小一年級之前我都居住在現在的惠中路與青海路交叉口的『影劇二村』,換句話說我是被爺爺奶奶帶大的。眷村是個甚麼樣的世界要形容起來非常困難,因為那樣的空間會把時間凝結起來,即便過了十年二十年再回去看也不會有太大改變,簡直就是個放大版的時空膠囊。然後這樣的光景會深深的刻劃在腦海最底層,最後冷不防地在你成年後的某個夢境裡出現。每當我夢到眷村的那些美好時光(當然一部份是我當時還小),起床後枕頭都會濕濕的,因為對我來說,眷村的回憶和我對爺爺的回憶,前後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相繼消失在我的世界裡,現在我再經過那個地方,只剩下一片空地了。我曾經有試著在拆除前要去拍幾張照紀念,但不知道甚麼該死的原因我就忘記了,再想起來的時候已經是今天這個樣子了。至於那些左鄰右舍也稱呼爺爺奶奶的人,我完完全全不知道現在身在何處,說不定也像這個眷村一樣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想到這點真的十分十分難過。


12.jpg


我相信這位老兵一定懂我在講什麼。


11.jpg  


這位就是和我一起同行的小花同學,她同時也是我退伍後第一份工作的副店長,嘿沒錯!就是藍山咖啡那個副店長,之後我離開上了天龍國就很少見面了,很高興這麼多年後她都沒有怪我!


10.jpg


來四四南村有人會不來『好,丘』的嗎?尤其是觸景傷情後真的很適合來吃個貝果!


06.jpg


這邊的貝果口味超出我能想像的範圍,感覺上在他們廚房應該有一台『貝果口味產生器』這一類的東西,不然怎麼有辦法設計出像「香草鳳梨」還是「辣椒九層塔香腸」這麼特別的東西!


05.jpg

這樣的玻璃設計完全沒辦法偷懶或挖個鼻孔。


07.jpg

09.jpg

28.jpg


好丘的餐點除了貝果還有鬆餅、司康甚至米布丁,但可惜的是我想吃的貝果套餐下午茶時段沒有,所以想吃鹹的貝果只能單買沒有夾餡的那種。

現在像這種新舊衝突的裝潢設計也在台中流行起來,書局甚至也出現針對老屋翻新的咖啡店或餐廳所做的介紹書籍。我很喜歡這種邊享用美食邊體驗生活的概念,讓餐廳不只是飲食,也同時間是種文化媒介,但重點還是要餐點有特色,不然空間人人會做,這樣的風格很快又會被別的新鮮事物所取代。


26.jpg


這趟天龍行的最最最最重頭戲,是落在晚餐的『Nonzero 非零餐廳』上。說到這家店我真的要起立鼓掌,因為我實在太喜歡這家店的氛圍了!說實話,我在拼圖披薩第二版的菜單設計裡,參考很多該店的菜色。非零擅長的烹調方式,是以在地(就是台灣)的當令食材,以最簡單的義式手法呈現,當然調味上,還是會選擇義大利當地頂級的橄欖油或紅酒醋,因為這些東西台灣確實沒有,但每道菜的主要食材,例如燉飯的米粒或鴨胸肉,一定取自該餐廳周邊城鄉的『好貨』,這樣的做法同時符合環保概念裡的零碳足跡理想,另一方面傳達出「台灣也有和世界一樣等級的食材」的訊息,即便是用最簡單的烹調手法。但恐怖的是,每當我被這裡一道道充滿創意的餐點衝擊的快撐不住,哭著奔回台中大幅度修改我們的Menu後,再次回到這家店用餐時,總會又被更新的手法或食材搭配擊倒!這簡直比『勇者闖魔城』裡擔心的「厲害東西」還要恐怖太多!

另外就是餐廳的用餐空間。先不說我有多愛拼貼手法的仿舊木板牆面還是作工繁雜的大理石地板,光一進門那幾張大大的原木長桌就令人愛不釋手!非零試圖想向大家傳達「共桌」的用餐方式,也就是不認識的幾組客人像在圖書館讀書一樣地共用同一張餐桌。我不知道是否每個人都喜歡,但我真的很推薦這樣的用餐經驗!或許我從小就嚮往電影裡美國大家庭,圍著大大餐桌傳遞著像在餵馬的大盆沙拉,然後一起舉杯乾掉一瓶接一瓶的紅酒,因為用餐不就應該像是個派對或家族聚會嗎?這樣熱鬧的氛圍總是能為美食增添風味,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


29.jpg

爐烤金瓜水果陳年醋沙拉

30.jpg

煎烤豪野鴨胸佐陳年醋洋蔥紅李

31.jpg

東北角現流鮮魚(迦納)烤鍋。這是當晚讓我吃到身體馬上軟的像一碗爛粥的厲害東西!

32.jpg

34.jpg

蕈優生技綜合(?)蕈菇燉飯。光這道燉飯裡就可以嚐到「掌生榖粒稻米」、「台南禾本田稻米」和「加拿大野米(黑黑的那個)」三種我聽都沒聽過還核對好幾次的米種!我的媽呀有沒有這麼用心!

33.jpg

最後來的這個布朗尼蛋糕搭配椰子餅乾佐台灣金牌楊桃上盛特選雙色芝麻下襯夭壽甜牛奶芭樂旁灑糖漬核桃綴聖女番茄乾,讓天龍國之行劃下了最完美的句點。


所以說各位,能不找個理由來台北逛逛嗎?管你是不是開餐廳的,是不是都要以『讓心靈重新淨化』的態度到這裡走走?更別說那些就居住這裡的人們,請你們珍惜你們擁有的一切!就算被別人冠上天龍人的稱號又如何?請好好挖掘你們城市的點點滴滴!還有可不可以騎機車的朋友不要像撇風一樣地突然竄進快車道來,這會讓我們南部人很害怕!


好啦!期待下一次的台北行或魏德聖先生的下部電影了!



拼圖食庫  阿偉


創作者介紹

Puzzle Osteria 拼圖食庫

拼圖食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