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_店裡隨拍_15.jpg  
不知道您是否和我一樣,覺得這個部落格長出草來了?



我和阿飛這段時間在忙什麼,就留給時間去解釋吧;但我今晚要分享的心情故事,反倒是這些日子以來的感觸總和。


那天在阿飛的介紹下,我第一次踏進了所謂的日本料理店的『料亭』。我必須先說明一下,本人對日本料理的了解,大約是停留在70元一個的勝井便當,或是三盒100的章魚小丸子之間;總覺得好吃的、高級的日本料理,是大人們談事情順便吃飯的地方,換句話說我這種窮學生,吃7-11的御飯糰就差不多了。當然,幾年前我外公還在世的時候,我們全家過年還是生日,或多或少吃了幾次李前總統最愛的SONO,但我除了一位店員很可愛之並沒有留下太多印象。


所以,請容許我在此暫不分享這家店的店名,因為要我在這樣一個小店的部落格裡提及一個讓人尊敬的前輩(即便我只有去吃過兩次,我依然這樣覺得),有沽名釣譽之嫌。


況且,我今天也不是要講這家日本料理店的食物有多麼多麼讓人驚艷。重點是這位老闆究竟和我們講了什麼樣的話,去幫助我們這兩個小毛頭「長大」。


那天晚上天氣很好,是那種空氣中聞得到樹葉芳香的那種晚上。我們到店裡的時候裡頭沒人,但阿飛來過一次了,老闆很主動就和他打了招呼,而我是個新手,就跟在阿飛後頭找位子坐。


事情發生在我吃著醋漬章魚而阿飛在吞生蚵的時後,老闆問了我們一句話。當然,在此之前老闆已經和我們聊了很多很多,聊很多也問我們很多,當然也包含我們是幹哪一行的?店名叫什麼?以及為什麼取這麼個狗屁不相干的名字等等。而且總在我們回答完他的問題後,得到他在空中用右手劃的一個大大的『X』,並附上一聲:『錯!』.......基本上我們不常遇到這種情況,多半的人生都是我們回答別人的問題,而別人不是點頭要不就大笑,很少錯得如此離譜。所以,我和阿飛到後來差不多都在喝味增湯而聽老闆開釋了,因為我們倆已經被打槍打到趴在桌上了。


我問你們!你們兩個是在做生意,還是在做料理?』老闆整個聊開了,還邊拿出他的下酒菜,然後丟出當晚最重要的一個問題。

我沒有回答,因為我碗裡的芥菜還沒有吃完,我正把它們蒐集成一堆;但阿飛想了一會兒沒出聲,我拿著碗用斜眼等著看他被劃『X』。結果我這哥們變聰明了,他老兄回敬老闆一句:『那您是做生意,還是做料理?』


我想這下好了,我等一下可以好好吃我的烤雞肉串了,讓他們倆去PK吧!但我雞肉串都沒摸到,前輩想都沒想就回答說:『我是老闆,也是廚師,所以我很為難。


在這個答案之後,老闆和我們說了更多的『錯』和劃了數不完的『X』,但除此之外的很多人生哲理,都默默地靜悄悄地深深地烙印進我們的心坎了。老闆是這麼說的:今天不管他的比目魚鰭邊用火焰槍噴得多好吃,還是鯖魚的握壽司有多讓人想站起來大叫,日本天皇都不會頒獎給他。所以這句話的重點是,他既不是日本人也不是日本人的後裔,店裡偶爾也會放王若琳的MV,那他在卡布里檯後頭做的日本料理,算是真正的日本料理嗎?如果是真的日本料理,那會受到真正日本人的肯定嗎?如果不會,那他所堅持的『道地』究竟會剩下什麼?是打著從京都學藝的名號,還是一群「台灣」饕客告訴你說『好吃!真他媽好吃!』呢?聽到這裡,感覺上老闆就不是在做料裡囉?他甚至開玩笑說,不然怎麼會一家店壽司也賣,天婦羅也賣?是不是改天也要賣個拉麵或是大阪燒,最後來碗關東煮?


好,那既然不是做料裡,那做生意總可以了吧?不過如果是做生意,那是不是應該要多賺點錢呢?但再看看阿飛碗裡三種不同調理方式的東港生蚵才賣100塊錢,要靠這東西賺到可以買帝寶,我看有點辛苦,況且如果真是要賺錢,老闆是讀EMBA的,當年在五星級飯店一路衝上主管就不好了,何必每天晚上在店裡親自招待客人呢?老闆說到這也把槍口對向我們,說我為什麼不好好的在補習班教書,根本沒有學以致用嘛!這樣是浪費國家資源,對社會、銀河系以及大宇宙都沒有貢獻嘛!不對嘛!說到阿飛也是一樣,好好的設計公司不幹,吹冷氣玩電腦不爽是不是?那就算躺在家裡意思意思接些大案子,現在想買Audi的車不就剩挑顏色而已嗎?所以開餐廳哪是賺大錢的正途,根本是年輕人搞不清楚狀況!以為開家店很了不起是不是?拿張小小的名片出去外頭亂發就能把到馬子嗎?不對嘛!錯!錯!錯!唉,我不想跟你們兩個說了,不然要不要再來盤生魚片?一盤就好了是不是?好,那我跟你們說喔:『如果不是自己跳出來開店,又何以用這樣少少的薪水,換來比上班族多那麼一點的瀟灑與自由呢?你們說是不是?』


所以,結論就是:『沒有結論!』,然後付錢,走人。

 

當然,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我如果這篇文章打到這裡就去睡覺了,明天會被新買的刀捅死。

 

那接下來的幾天我和阿飛總會討論到這個問題(你如果問哪個問題你就糟糕了),我們重新檢視我們賣的東西,到底有沒有個方向、準則、理論還是意念?Menu或許幾張照片可以唬唬人;沒錢也可以把裝潢說成簡約風,那料裡呢?兩個沒去過義大利的而立男人說要做『南義Pizza』,誰相信呀?所以店裡賣的這是羅馬教宗愛吃的《瑪格麗特》嗎?啊?還是黑手黨辦完事要來個《獵人烤豬》?什麼?還配個《義式傳統煎乳酪》?

 

幾個晚上的討論後我們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我們兩個小男人既不是做料理,也不是做生意,而我們是在『傳教』。

 

什麼鬼跟什麼鬼呀!你是不要這樣說?我解釋一下:咳咳,基本上,我們替我們要呈現的料理定了調,那就是我們要做『好吃的東西』。沒錯,就是這麼白癡!那世界上有哪個笨蛋會做『難吃的東西』來賣呀?不是這樣的各位,我的意思是說,將來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店所賣的東西將無法被分類,外人可能無法定義我們是賣義式料裡還是賣文具的,但基本上我們還是會盡量讓您知道這是家餐廳!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們的義式料理會帶有一點日本精神(這點要感謝前輩),卻也結合台灣食材(這點也要感謝Nonzero),總之就是端出我們覺得好吃的東西。但這點和所謂的『無國界料理』或『創意料裡』有什麼不同?差別是在我們希望食物的背後還是有傳統料理的基底和影子,我和阿飛還是會從最傳統的義式料理出發,去深厚我們的技巧和知識,而做出來的每個東西不是為了搞怪而搞怪,是要有文化,是有故事在裡頭的。

 

那這和傳教有什麼關係?沒錯,一旦這樣風氣成行,店鋪也沒有被我們兩個負債的人搞倒的話,方向就會很明確了。如果顧客們能接受這樣的餐廳,它自然會形成一種氛圍:由我們提供一種飲食方式,而顧客享受一種體驗,互利共生,久了就變成一種信仰,就如同青木定治的Macaron有多貴我還是要去嚐一口,或是西班牙的El Bulli每年有上百萬人排隊一樣,這已經演變成一種崇拜了。當然我們沒有這麼偉大,甚至根本談不上像他們一樣,只是單純期許我們的客人能相信我們的餐點罷了,在這樣的信任下,我們更努力的去研發更多方向的餐點,再回頭來分享給客人。

 

所以,我和阿飛很清楚的知道我們辛苦的背後到底是為了什麼,究竟為什麼要在那不斷地攪動燉飯的鏟子或是鑲透抽,阿飛又為什麼要不斷拉扯麵皮和開關烤箱,當然一部分是工作幹活養家繳車貸,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在累積我們的底子,我們用時間和體力去換經驗和技術,為的是什麼?為的是等待一個機會。這個機會可能是我們自己給自己的,讓我們去開第二家店或別的計畫;但這機會也有可能是別人給我們的,如同嚴長壽先生當年去接管亞都麗緻酒店一樣。總之是要我們自己準備好,才有資格去談未來。

 

所以,我最後想和大家分享的是:如果你現在坐在電腦前看到這篇文章時,對未來一樣有過迷惘,那都沒有關係。或許你也是一位辛苦的上班族,每天不知道為什麼桌上就是有這麼多案子要報告;又或許你是一位學生,還在想明天早上的課要不要翹;當然也有可能是位餐廳的學徒,每天就是有這麼多該死的馬鈴薯要削,時常在發呆時問自己到底在幹什麼....那我想用我的經驗告訴你,你就是在等待一個機會,這個機會可大可小,但都要你準備好了才能用手去接,所以繼續做你面前的工作不是壞事,它是一個避風港,它提供你時間去想清楚自己要做什麼,然後全力衝刺!所以先不要抱怨你選錯行了,再錯也沒有我和阿飛錯得離譜,頭都洗一半了就繼續洗下去吧!或許有一天,你會發現自己還是有可為的,也期待我們能和你一樣成功!

 

 

拼圖披薩 阿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拼圖食庫 的頭像
拼圖食庫

Puzzle Osteria 拼圖食庫

拼圖食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